第三百九十六章 消息

在息门总部,只要你能够花的起代价,那么乱荡域内,你想知道的任何事件,息门都会一一替你回答。

由于贩卖消息,当然会让一些势力不爽,在乱荡域,有着一个排在二级,名声很是不弱的势力,叫做扇羽山庄。

庄主私下游说,想要联合对息门有恨意的势力,对一直不显露山水的息门动武。

这消息,如何能够瞒的过息门,仅仅是在扇羽山庄庄主游说第二天。

整个山庄,便一夜之间消失,尸横遍野,鲜血将青山染红,那恢宏的山庄也被一把大火烧尽。

从此以后,所有人都知道,虽然息门是以贩卖消息为生,但是那实力,比之乱荡域,巅峰势力可是丝毫不弱。

这便是息门!

聂凡放下筷子,眼睛转动,眼下最重要的是收集消息。

古寒城,是南方外来之人,必须进入了城镇,这些人,与聂凡一样,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都会想要收集一些消息。

按照息门的精明,这古寒城内,一定会有着息门的分部,只是不知道在哪里罢了。

手掌挥动,将招呼客人的小二叫了过来。

“公子,有何吩咐。”小二很是殷勤,能在这里摸爬滚打多年,早已经养成对待任何人,都保持恭敬与笑意。

“这里,可是贩卖消息之地?”聂凡直接问道。

“有,当然有,公子可算问对人了。”小二嘿嘿一笑,那两指不自觉的搓动了几下,直勾勾盯着聂凡。

聂凡屈指一弹,将一枚灵金弹向小二。

“公子从达到直接走,十分钟后,左边会有两条岔口,第二个岔口便是。”小二殷勤道。

聂凡点头,然后付了饭钱以后,便走了出去。

“哎!又是一个雏儿!”小二摇头,旋即转头,招呼客人去了。

按照小二所指的方向,十分钟后,左边果然出现两道岔路口,聂凡取出一个黑色斗篷,戴在头上。没有犹豫,随即走入了第二道岔路口。

是一条行道,聂凡走了只有一分钟的路程,在正前方,便是一个两人宽大门,脚步一踏,聂凡走了进去。

聂凡眼睛微眯起来,视线有些昏暗。

大门里面,有着无数道长形通道,通道周围,有着无数小的房间,有人出,有人进。而通道正对方向,有着一道门。

这时,一个侍女走上前来,看着带着斗篷的聂凡,柔声道。“这位贵客,请问有什么需要?”

聂凡目光动了几下,然后问道,“你们这里,负责人是谁?”

“贵客要见我们负责人?”侍女惊讶道。

“嗯……”

“那……贵客随我来!”侍女眼波流转,旋即缓缓在前面带路,聂凡跟在后面。

侍女走入最中间的一道通道,然后走到末端的时候,侍女轻轻敲敲正对着的门。

“帛执事,外面有位贵客,说想要见一见你……”侍女轻柔道。

“哦……进来。”一道苍老话语传出。

“贵客,请。”

聂凡点头,然后便走了进去。

里面很是宽广,一位穿着朴素,面容苍老的老者正翻看着一卷古朴书籍。

聂凡眼神跳动,惊讶于周围,周围架子上,摆放着数不清的玉简,还有很多册子。

“老夫帛浩,是这里执事,不知道贵客需要什么消息?”帛执事露出慈善笑意,只是扫了一眼斗篷,缓缓道。

聂凡走了几步,在椅子上坐下,然后丝丝沙哑声响起。“帛执事,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整个乱荡域的势力分布图,我需要一份。”

这声音一听,就是故意变色的,但是具体想要猜测出年龄还是很难的。

帛执事嘴角抽了抽,笑意收拢,一丝不快眼中闪过。“客人若是只是需要一份势力分布图的话,那么直接告诉侍女即可,无论何种,我想都是可以拿出来的。”

聂凡点头,然后说道。“我需要分布最为详细的一份,另外,还有要事请教帛执事!”

“这样啊,”帛浩苍老面容舒展,然后点头,缓缓道。“不过,有些消息,这里收费可是颇为贵的,不知道……”

“帛执事放心,只要得到我需要消息,其他都不是问题!”聂凡打断道。

“哈哈,如此就好。”帛执事点头,微微一顿,戒指隐晦光芒闪烁,一卷做工精致的赤红色卷轴出现在手中,然后递给了聂凡,悠悠道。“这是一份乱荡域详细的势力分布图,客人可以看看。”

聂凡接过赤色卷轴,然后点头打开,那密密麻麻的字体出现在聂凡眼中,使得聂凡眼神有恍惚,这乱荡域势力还真是多啊。

这时,帛执事话语响起。“这势力分布图内,将乱荡域势力分为三个级别,其中,第三个级别内的势力,在乱荡域内,如雨后春笋一般,新生的很多,同样,也有很多灭亡。”

“而第二级别的势力,则是都经过了数年乃至十几年的成长,在乱荡域内,有着一定知名度,新出现的不多,同样,被灭掉的也不多。”

“第一级别!”帛执事看了聂凡一眼,然后有些莫名道。“这些势力,那存在时间就悠久了,其中一些,是从三帝国协约以后,便迅速成长,成为现在搅动乱荡域的最强力量,那些便是,这乱荡域的主宰!”

聂凡仔细听着,将赤红色卷轴收了起来,默然点头,那些势力当中,有些可以与息门相比拟!

“贵客,势力分布图已经给你了,不知你还需要得到什么消息?”帛执事笑道。

聂凡微微沉默,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手掌翻转,一个玉牌出现在聂凡手中,递给了帛执事。

这玉牌当然不是岳皇所给的那份,而是聂凡自己使用灵魂力量拓印的一份。

这一份,要简单的多,帝国通缉犯五个大字抹去,而且每个通缉犯在帝国所犯的事迹,聂凡也抹去。

只留下人物姓名与画像,而且,其中聂凡还加了许多根本不存在的人物与画像,以假乱真。

聂凡所给的玉简内,有着足足四十人姓名与画像。

毕竟,若是眼前帛执事知道了其中的几个,而且,都是通缉犯,难免会有一些别的猜想。

一切,还是小心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