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对不起,手滑了

97超碰护士 方渐白 2352 字 2020-09-09

“不!”盔甲骑士猛然抬头,看到女神像周身开始出现裂缝,咔嚓嚓的声音不断响起,一块块拳头大的白纹石从上面剥落。

“迪露女神,请不要对我们失去信心,对信仰的迷失只是暂时的!”盔甲骑士大声叫道。

然而雕像对此无动于衷,白纹石剥落的越来越快,最后直接从中间炸裂而开,露出正中的漆黑物质,这些物质交相缠绕,就像荆棘藤蔓一般,夹杂着猩红而嗜血的颜色。

堕落之魂(头领???,HP???

简介:存在于女神雕像中的一缕灵魂,在饱受黑暗侵蚀之后终于背弃了自己的信仰,成为嗜血而黑暗的存在。

盔甲骑士缓缓抽出大剑:“你不该如此的。”

“自诩为女神的追随者,当女神堕落的时候,你是选择追随于我还是将我斩杀?”嘲讽的声音从堕落之魂口中传出,“你究竟守护的是光明,还是所向往的女神?”

盔甲骑士擦拭大剑的动作僵硬了一下,随后坚定地开口:“我崇尚光明,永背黑暗!”

刷!

话音未落,盔甲骑士手中大剑嗡鸣作响,蓝白剑气刷的自剑柄冲出,直接笼罩整个剑身,让近两米长的大剑直接增长一倍,随后,盔甲骑士猛然跃起,在半空中猛然释放技能:“拔剑斩!”

嗤啦啦!

大剑在半空尽情挥洒光泽,一道十余米长的剑气直冲向堕落之魂,犀利的剑气直接让堕落之魂的藤蔓从中间断开,不过只是一瞬,藤蔓迅速生长成为了一体。

-488!

“我靠!”看到盔甲骑士如此恐怖的伤害,方白瞪了瞪眼睛,他看了一眼堕落之魂的血条,长长的一串,根本没有看到掉血,如此估计下来,堕落之魂的血量起码有十万以上。

“致命挥砍!”

连续五道剑气挥向堕落之魂,将堕落之魂打得连连后仰,连续五个近千点的伤害出现在堕落之魂头上。

“嘶!”

堕落之魂虽然可以修复自己的伤势,但剧痛让她惨叫连连,随后,堕落之魂终于离开女神像的位置,八条漆黑,长满倒刺的藤蔓让她如章鱼一般极速穿梭在大厅之中,随后藤蔓死死缠住盔甲骑士。

咔嚓!

盔甲骑士精铁铸成的盔甲在藤蔓的缠绕之下宛如纸糊的一般直接碎裂,露出其中早已经腐朽的肉身,藤蔓上的倒刺猛然深长,直接刺入盔甲骑士的身体。

+0,+0,+0!

“没用的!”

盔甲骑士冷笑一声:“没用的,你忘了我已经成为不死,怎么可能从我这里吸取生命!”

刷!

拔剑斩挥出,盔甲骑士直接将堕落之魂的藤蔓砍断,堕落之魂嘶鸣一声,被砍断的藤蔓直接化为灰烬,虽然这些藤蔓自断掉的地方重新生长出来,但堕落之魂的血量猛然掉落一大截,-5000!

方白缩在一边,看着远超自己现在实力的战斗,一直在寻找机会补上一箭,否则万一盔甲骑士或者堕落之魂中的一方忽然发威把另一个干掉,那他可就捡不着便宜了。

“对了!”

方白眼睛一亮,此时他的攻击距离只有4米,这个时候冲出去放箭简直就是在找死,但是他有跳跳炸弹啊!

“跳跳炸弹只有一个,贸然丢出去太浪费,不如这样,我可是会复制的!”方白从包裹中翻出复制的技能卷轴,赫然发现复制技能卷轴竟然也是在倒计时的,此时只有20小时不到的可使用时间了,这让他砸了咂嘴,幸好发现及时,否则等明天上线,复制技能卷轴说不定就不在了。

“使用!”方白打开复制技能卷轴看了两眼,卷轴上是一个物品复制成另一个物品的图案,图案则是用更小的魔法纹路刻绘而成,不过这些魔法纹路太细小了,不能看的太清。

系统:是否学习复制(限时技能),学习之后开始计时,24小时候技能消失。

“是!”方白点头说道。

系统:你学会了复制技能(当前剩余可用时间:23小时59分59秒)。

学会复制技能之后,方白赶紧尝试一下,从包裹中拿出跳跳炸弹,直接使用了复制技能:“复制!”

刷!

瞬间,方白的左手出现了一个同样的跳跳炸弹。

系统:你成功复制了跳跳炸弹,根据跳跳炸弹的属性,复制技能冷却时间1分钟。

“一分钟复制一个。”方白点了点头,不知道跳跳炸弹复制完之后还能不能再复制一次,等复制技能冷却好之后,方白又试了一次。

系统:你成功复制了跳跳炸弹,根据跳跳炸弹的属性,复制技能冷却时间1分钟。

“啊哈!”方白得意一笑,将左手的跳跳炸弹对准堕落之魂直接扔了出去。

叮叮叮!

跳跳炸弹在大厅中跳来跳去,然而大厅的地面并不是完全平的,跳跳炸弹忽然碰到了一块白纹石碎片,前进轨迹瞬间改变,啪的一下砸到了盔甲骑士的头上。

“哎呦我日!”

看着跳跳炸弹迅速变得通红,然后轰然炸裂,方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不是故意的!”

盔甲骑士正在释放的技能被直接打断,堕落之魂抓住这个机会,藤蔓疯狂生长,一圈圈的将盔甲骑士死死缠住。

死亡绞杀!

-1000,-1000,-1000!

哗啦啦!

盔甲骑士的血量大概只有一万点,死亡绞杀的恐怖伤害根本不是他能够抵挡的,血条一截截的下降,然后瞬间空血。

“死了?”

藤蔓松开,看到变成一地盔甲碎片的盔甲骑士,方白瞪了瞪眼睛,这就是传说中的一个技能改变战局?

干掉盔甲骑士之后,堕落之魂的藤蔓收缩,然后缓慢变成了一个样貌妖艳,穿着血色长袍的女人。

“为什么要帮我,难道你也是我的追随者吗?”堕落之魂舔了一下猩红的嘴唇,充满魅惑的说道。

“对不起,我只是手滑而已。”方白尴尬一笑。

;